联系我们

对战台北和平高中校长陈智源与上海中学乒乓球

作者: 佚名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 2018-12-16 14:30

对战台北和平高中校长陈智源与上海中学乒乓球队学生岳

据法新社13日消息,伊朗议会批准了一项法案,允许政府落实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英法俄中德)达成的核问题协议,为该协议的正式实施铺平了道路。

原标题:伊朗议会正式通过法案 允许政府落实伊核协议

中新网10月13日电 据法新社13日消息,伊朗议会批准了一项法案,允许政府落实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英法俄中德)达成的核问题协议,为该协议的正式实施铺平了道路。

外媒称,该法案以161票赞成,59票反对,13票弃权获得通过。

资料图:伊核协议达成后,德黑兰街头庆祝的伊朗民众。

资料图:伊核协议达成后,德黑兰街头庆祝的伊朗民众。

伊核问题六国与伊朗于今年7月达成一份全面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协议。但该协议遭到伊朗保守派的批评,伊朗外长扎里夫等参与谈判的伊朗高官也受到指责。

但伊朗政府表示,协议能够保护伊朗的核项目,同时又能让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原标题:军情锐评| 中国空中力量强化威慑美潜艇?美军真正担忧的是——

近日,俄空天军图-160战略轰炸机远赴委内瑞拉进行训练,在向美国进行力量宣示的同时,逐渐显露出俄罗斯在向海外延展军事存在的路线图;美媒则关注近年来中国空中力量的发展,美潜艇是否在中国周边海域告别“高枕无忧”?下面由笔者带您回顾本周国内外军情热点。

俄轰炸机直插美“后院” 揭示前者海外拓展意图

据俄新社报道,当地时间12月10日,俄空天军2架图-160战略轰炸机,携安-124军用运输机和伊尔-62远程干线飞机飞抵委内瑞拉迈克蒂亚国际机场,执行跨洲远程训练任务。该轰炸机编队受到委军方热烈欢迎,随后又与委空军苏-30和-16战斗机展开联合训练。俄媒评论称,“利用委内瑞拉完成远程航空兵任务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想法”。

在图-160突然现身美国“后院”的同时,俄军也就此提出向拉美地区延伸军事存在的设想。据俄罗斯军事外交人员透露,俄领导层决定在位于加勒比海的奥奇拉岛上部署战略飞机,那里有海军基地和军用机场。目前这个倡议并未遭到委总统马杜罗的反对。俄媒认为,鉴于俄军10年前就在那里部署过专业人员和指挥机构,俄军此番部署设想也很容易实现。

▲俄军图-160战略轰炸机抵达委内瑞拉。

结合近年来出兵叙利亚的经验,俄军战略轰炸机赴委内瑞拉的行动,很可能是为在拉美地区建立军事存在迈出的第一步,也显示出独具俄式风格的海外拓展意图。与俄军在叙利亚的干预行动类似,俄军向委内瑞拉派遣的轰炸机分队规模不大,但拥有支撑特定任务的兵力构成元素及必要自持力,且在威慑能力上足够“显眼”。这使得其潜在威慑对象——如美国,既对俄军的行动有所忌惮和触动,又因其不构成严重威胁而无法做出强烈回应。一旦俄军这种边缘性部署活动常态化,并在此基础上稳步扩充力量规模,就可能在对手“卧榻之侧”造成俄军长期驻扎的既成事实。

从俄罗斯此番军力延伸的地缘政治方向来看,俄军惯常使用的这种部署模式也有“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从地区态势上看,委内瑞拉与7年前的叙利亚不无相似之处——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围堵;国内存在威胁政权生存的风险;与俄罗斯具有传统防务合作关系,等等。

通过这种实质性军事意义有限而策略上出其不意的行动,俄罗斯既在未与西方国家爆发正面冲突的情况下宣示了对盟友的支持,使得美国对发动或支持颠覆行动投鼠忌器,又在未花费很大代价的前提下巩固了与伙伴国的安全合作与自身利益。在图-160抵达委内瑞拉之际,俄媒即报道了近日俄罗斯军事技术合作代表团到访委内瑞拉的消息。显然,俄罗斯希冀以签署军贸订单和设立军事基地,作为其支持委内瑞拉挑战美国的冒险行动的“补偿”。

▲俄军编队在委内瑞拉机场的航拍照片

在如今美俄间大国竞争格局趋于稳定的态势下,俄军独具风格的海外行动,是在自身国力难与美国匹敌、对抗形势又无法缓和的情况下,争取地区竞争主动权的一种高性价比方法。在可预见的未来,俄罗斯或在其他地区复制现有经验,给西方对手以不断的“突然袭击”。

中国空中力量强化威慑美潜艇?美媒“恶人先告状”

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发布的专题文章称,中国海军近期列装“高新6号”远程反潜巡逻机,应引起美军的关注。“高新6号”远程反潜巡逻机可用于在远海对潜艇进行搜索,对前出西太平洋海域的舰艇编队提供警戒和保护,适合在中国东海和南海地区进行作战部署。

美媒称,鉴于“高新6号”的强大性能,这种新型武器可能对未来美军在西太平洋的水下作战优势构成“威胁”。那么,在中国反潜机面前,美国潜艇是否从此告别“高枕无忧”?美军的担忧又隐藏着什么深层次含义呢?

▲图为中国海军“高新6号”反潜机

从潜艇和反潜体系发挥作战效能的方式看,单讲反潜机对潜艇的威胁,未免有专业性欠缺之嫌。海战中,潜艇需要在岸基或海上指挥通信系统的支持下,与水面舰艇和航空兵协同配合才能发挥战斗力。反潜作战更是岸基指挥观通体系、反潜机、海底声呐阵列和执行反潜任务的舰艇缺一不可,且在不同海域(如周边海域和远离国土的大洋)中的作战方式也不尽相同。诚如美媒所言,专业执行反潜搜索任务的远程反潜机此前确实是中国海军的“短板”,因此“高新6号”的列装对中国的反潜能力提升有所助益,但忽视反潜作战体系的建设进程,单纯强调反潜机的发展,并无太大意义。

即使在成熟的作战体系的支撑下,要使反潜机发挥作用,也需要有相当的“规模效益”。仅专门担负中国东海和日本海反潜任务的日本海自,就装备有73架-1和-3等反潜机,还有数量庞大的反潜直升机。美国海军更是装备超过200架-3和-8反潜机。相比之下,仅仅刚开始列装“高新6号”反潜机的中国海军,恐怕还需要相当的时间来扩大机队规模,训练和完善空中反潜作战能力。只有在反潜机部队成建制形成战斗力后,对美国潜艇的威胁才能“落到实处”。

▲美海军-8“海神”反潜巡逻机

此外,对于执行远洋反潜任务来说,“高新6号”反潜机也存在一些局限。虽然其飞行半径较直升机大为扩大,但在缺乏海外岸基基地的情况下,这种反潜机也无法随伴舰艇编队执行远洋任务。即使在其任务距离内,也可能因缺乏战斗机掩护而面临很大的作战风险。从上述限制看,这种新型反潜机的基本任务定位仍是与岸基反潜体系和中小型反潜任务舰艇配合,在第一岛链以内的国土周边海域执行近程反潜搜索警戒任务。

在明晰上述问题后,我们便可看清美军“担忧”的实质。美媒文章直言,在过去10年中,美国的潜艇艇员可能已经“习惯了高度自由的行动”——这种“行动自由”,却是在严重威胁中国海洋利益和海上力量安全的第一岛链以内,甚至在中国各个重要港口的“家门口”行使的。而从“高新6号”反潜机的有效任务区域来看,美军所担忧的是其水下作战力量在中国周边海域会遭到拒止和遏制,不能再任意对中国的海上军事存在进行“堵门”打击的“自由”。一边是出于维护自身的基本安全和利益诉求,一边是谋求远跨重洋的扼杀能力,两相对比,不难发现大力渲染中国空中力量威胁的美国才是“恶人先告状”的一方。